中经搜索

贝斯特游戏娱乐场-抄袭、洗稿、换马甲——读书人的事儿怎么能算偷

2020-01-11 19:05:57

贝斯特游戏娱乐场-抄袭、洗稿、换马甲——读书人的事儿怎么能算偷

贝斯特游戏娱乐场,赵小昭 时拾史事 未经授权严禁转载

现实中偷人钱财者,称为扒手、小偷;文坛上偷人作品当做自己文章的人,该叫“文偷”。抄袭行为之所以为人不齿,除了侵权之外,其本身只是一种机械性的复制+粘贴,没有创新和意义。

(未经授权盗图者必将追究法律责任)

“古人立言,所以为公也,未尝矜于文辞而私为己有。”(章学诚《文史通义·言公篇》)私人著作在春秋战国时期就已经出现,但是那时候的作者志在传其道艺思想,并非为了名利,所以都不署名。

汉武帝广求天下遗书时,发现民间献上来的书多有有残缺很不方便收录,为了解决这一问题,设“写书之官”和“校书之官”,后又设“五经博士”。他们在新写校书籍时候,会让注者才署上自己姓名,或者补写上撰著者的姓名…后来在著书时作者就在标题后面写上自己的姓名---文章底下署名就是这样而来。

书在古代社会是共有的,不存在著作权的问题。著作权的私有,作者还能因一篇文章名扬天下后,就有了“抄袭公”。

那么,究竟谁是“抄袭公”第一人呢?

“班固者,浮华之土也。全无学术,专事剽窃。”(《通志·自序》)南宋史学家郑樵觉得班固是剽窃文章的鼻祖,他的《汉书》从高祖至武帝“尽窃”司马迁的《史记》,自昭帝至平帝,则“资于”贾逵和刘歆;“掠人之文”,“皆固之作俑也”(见文渊阁景印《四库全书》第372册)班固诸志之作都不能称为他的原创,因为很多都是他的妹子班昭帮他写。

但是很多史学家并不赞同这个观点,他们认为这是历史学科本身特点所决定的,所以“抄袭”一说并不存在。清代史学家章学诚认为修史不同于作赋,作赋可以“凭虚”、“翻空”,修史必须有真实依据,采用前代史书是无可厚非的。著名学者张舜徽举例子:司马迁《史记》多采用《尚书》、《左传》、《国语》等书,“此皆非剽窃之比也,良以旧事纷繁非可杜撰;必赖前人述造,有所承受。”(《爱晚庐随笔》卷十三《编史不嫌袭用旧文》)。  

郭象注《庄》抄袭事件是文学史上有名的一桩公案。文学家向秀为“竹林七贤”之一,少好老庄之学,撰有《庄子隐解》一书,发明庄子奇趣,深得《庄子》神髓,时人以为“庄周不死矣”!但秀死子幼,“义遂零落”。郭象见秀注不传于世,“遂窃以为己注”」(《世说新语·文学》),后来郭象《庄》注篇闻名天下,成为默认版,而向秀的原注反而无人知晓。 

所以顾炎武认为郭象是“抄袭公”第一人。

据《朝野佥载》载,唐代有个叫阳滔的中书舍人,有天接到上面要他起草诏书的任务,阳滔如果没有旧文件拿来参(抄)考(袭),根本写不出诏书。要命的是这天管理文库的令史有事儿出门了。为了完成诏书,他居然提把斧子劈开库房的窗户,爬进去找文章来抄!这事儿传出去后,大家都叫他“斫窗舍人”。

最无耻的是唐朝的宋之问。当年,是他的外甥刘希夷吟出名句“年年岁岁花相似,岁岁年年人不同”,宋之问一听就觉得这才是能够流传千古的名句!他趁诗句还没有流传出去,竟公然向刘希夷索要,刘希夷起初以为是开玩笑,随口答应了。后发现外面竟然有人开始夸宋之问这句诗多么高端大气上档次,才发现自己上当,去找宋之问要求追回自己的原著权。

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,宋之问为了诗作据为己有,竟令家奴用土袋将刘希夷活活压死,他的所作所为被后世称为“文人之耻”!

(编注:这桩公案虽然多断定是宋之问“奸杀”刘希夷,但并无真凭实据,说法最早来源于刘禹锡的一本随笔,从著作数量和名气来说,舅舅宋之问在当时都是远超外甥刘希夷的,不过利益相关,事实如何无人所知,有兴趣的我们可以之后再写)

三.“洗稿”,是抄袭的另一种境界

“洗稿”,是抄袭的另一种境界,把原来的作品掐头去尾,或者更改几个词句,就成了自己的著作,而其创意和核心内容完全不变。

著名的《滕王阁序》(王勃.唐)“落霞与孤鹜齐飞,秋水共长天一色”是脍炙人口的千古绝句,严格意义上来说,这句也有”洗稿“之嫌,因为和梁庾信(南北朝)的《马射赋》里面“落花与芝盖齐飞,杨柳共春旗一色”十分相似,这张唐诗里叫做”偷语”,就是从别处“拿”来词句写在自己诗里,或者改个把字将原著“洗”成跟原著有八、九成相似的词句。

还有元稹的《智度师》:“三陷思明三突围,铁衣抛尽衲禅衣;天津桥上无人识,闲凭栏干望落晖。”这跟黄巢的《自题像》:“记得当年草上飞,铁衣著尽着僧衣;天津桥上无人识,独倚栏干看落晖。”简直是神同步啊!元稹“洗”黄巢不太现实,黄巢”洗“元稹也不太可能…这种情况在唐诗里屡见不鲜,但是很难下定论,属于“罗生门”类。

明景泰年间的晏璧算是洗稿界的大家,他任提刑按察司佥事时,听说吴澄的《三礼考注》“旧藏康震家”,就去找康震的孙儿以不可描述的手段“得之,遂掩为己有”。然后开始“洗稿”:把书里的“澄曰”者皆改作“先君曰”,把“澄按”者皆改作“愚谓”,用的居然是类似涂改液的现代化手法,“用粉涂其旧字而书之,其迹尚隐然可见”(赵翼《陔余丛考》卷四十“窃人著述”)现在这部书的标名也是“晏璧”著。

支持武则天当皇后的李义府,抛开个人品行和政治立场不谈,他在写诗作词方面很有水平。他的《杂曲歌辞·堂堂》“ 镂月成歌扇,裁云作舞衣。自怜回雪影,好取洛川归。”这被“洗稿vip”张怀庆(唐朝初年人士,官任枣强县县尉,作有《窃李义府诗》)拿去在每句的前头加了两字:“生情镂月成歌扇,出性裁云作舞衣:照镜自怜回雪影,来时好取洛川归。”大家读了张怀庆的这首诗都笑翻了,觉得他的口味很专一,夸他“生吞张昌龄,活剥郭正一。”(唐高宗的诏书和朝廷文告,多半出自王、郭,他们是以文词著称的重臣)这算是洗稿这事有意义积极的成绩吧----发明了成语“生吞活剥”。

四.抄袭的最高境界:换马甲

顾炎武说:有一等“钝贼”,本事不大,就只有简单地冒名顶替了。

明万历年间的国子监生卓明卿,其人不学无术,居然能够却官至光禄寺署。他的两部书都是换个马甲而来的。《唐诗类苑》的原作者是张之象,因为书稿流落坊间,机缘巧合之下到了卓明卿手里,他连改一下的意思都没有,直接换上自己名字;还有《藻林》,原作者是王氏,“亦为明卿攘而有之”,“今竟为《卓氏藻林》矣”(《九九消夏录》卷六“窃人著述”俞樾)。

▲截图自电视剧《三国演义》

唐代的读书人想要入仕,最常见的途径就是用自己的作品去得到某“大v”的赏识,然后引荐。唐宪宗年间,文士李播出守蕲州。有天,一个姓李的书生带着一本诗集来求见。李播很客气的招呼他,“小李啊,请坐!”然后开始欣赏他的诗集,结果越看越眼熟,这是自己年轻未登第时写的啊,一字不差啊!一番追问之下,小李爽快地承认了,说这本诗集在京城地摊上花一百钱买的。李播看他态度还行,并没有责备他。小李居然厚着脸皮向李播提出“借”这本诗集给他,以此为入仕敲门砖,以后一定会鞠躬尽瘁为人民服务。

李播一想,自己已经功成名就,拿诗集也没啥用,心一软就答应了他。临走时,李播问小李,接下来你要带着诗集去找谁呢?小李一脸傲娇说要去江陵拜见表丈卢尚书,潜台词是“我上面有人!”李播当场就笑喷了,卢尚书明明是我的表丈好吧,上个月才一起唱k喝酒打麻将,他家所有人包括厨子的丈母娘都认识,就是不知道还有小李你这个亲戚啊!小李又一次露馅,然而他的脸皮是城墙做的,居然认真的表示:

“我“借”了你的诗,再“借”个表丈吧!”----“我从未见过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”!!

搜索微信号:historytalking 关注

想看轻松有趣的历史?

想了解正史中的八卦事?

想知道历史中的各种稀奇古怪?

nba彩票哪里买

上一篇:白开水加它是天然“安眠药”,每天一杯,专治失眠,赶跑黑眼圈

下一篇:中国新式飞翼无人酷似美军B-2轰炸机:采用内置弹仓隐身很强悍

© Copyright 2018-2019 mdbpaca.com 善应新闻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